行针万里远 大爱援摩人

发布者:医管处发布时间:2018-11-22浏览次数:21


行针万里远大爱援摩人

——纪念中国援外医疗55周年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医院

穆罕默迪亚援摩洛哥医疗队队长胡炳麟


    中医针灸Acupuncture de médecin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作为中华文化瑰宝,历来是援外项目里一张靓丽招牌。上海市卫生局自1975年起在赛达特开展援摩医疗工作就派出了针灸医师,到2018年止,共计派出152人次,每个人次在摩洛哥担任针灸工作二年,从摩洛哥皇城梅克内斯到靠近沙漠的拉西迪亚十个医疗点(目前荷赛马、马拉喀什、萨菲、阿齐拉医疗点已撤),遍布摩洛哥,提供针灸治疗百万人次。

四十多年来,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医疗队针灸专家们在摩洛哥广袤的土地上辛勤工作,努力弘扬中医文化弥补了摩洛哥医疗资源的不足,让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慢慢融入了摩洛哥寻常百姓生活中。很多摩洛哥政要、在摩多国外交人员、在摩洛哥工作旅游的欧美人士,都是中国针灸的粉丝,许多人尝试过中国援外医生神奇的针灸治疗,有的还饶有兴趣的尝试学习中医针灸大部分从事摩洛哥传统疗法的治疗师们会效法中医针灸疗法,开展拔罐、艾灸项目,他们给病人做刀割、放血、蜂疗的治疗部位就效法中医穴位和经络。目前在摩洛哥已经出现了几家摩洛哥人开的中医针灸诊所,他们大多有在中国学习中医的背景,中国中医师们在摩洛哥多年的针灸治疗声誉也让这些私人门诊门庭若市,收入不菲。

摩洛哥是以法语和阿语为官方语言,很多病人只会阿拉伯语,需要有人帮忙翻译成法语,公费医疗体制又很少为患者提供免费的实验室检查,就诊病人体检资料大多不齐备,医生接诊会比国内耗时更多。摩洛哥关节疼痛病人特别多,他们希望全身每个疼痛部位都得到治疗,中国针灸医生一般会耐心的尽量满足患者要求,所以每个病人的针灸治疗量是国内的二到三倍。每年援摩医疗队要从国内进80余箱8000余盒一次性针灸针,这些针首尾相连可以绕摩洛哥一圈。摩洛哥习惯食用牛羊肉、洋葱,体味特别重,这里蔬菜又以萝卜、土豆居多,往往矢气频频,诊室病人不断,与摩洛哥人长时共处一室会感到不适。受多年慎起居避风寒的中医文化宣传影响,病人治疗时间里要求诊室关闭空调、密封门窗,气味更加难闻,天稍微一热,踏进诊室就想吐,针灸医生们完全是靠着大爱无疆的精神,每位队员坚持为摩洛哥患者提供至少700余天的优质的医疗服务。

1986年,中国援摩医疗队在穆罕默迪亚省专门设立分队,这是全摩洛哥唯一一所以针灸推拿为主要治疗方法的医疗机构,被大家习惯称为中国针灸中心。每个工作日针灸中心患者络绎不绝,他们来自摩洛哥全境,包括遥远的拉庸地区,上至皇宫贵族、国王老师、政府部长、商界巨头,下到黎民百姓。历代中国针灸中心的针灸医生们积极发挥中国传统医学的特长,将治疗中医病种与当地常见病种紧密结合起来,开展内外妇儿、骨伤、五官、皮肤等科 50 多种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的诊疗工作。因治疗压力大,场地受限,2010年只能将车库和露天庭院改建成治疗室,治疗床位由最初的13张扩大到17张,每月诊疗病患者数量达 1200 多人,有时不得不限号。

这是支光荣的队伍,凭着鲜明的中医特色和优质的中医医疗服务,历届获得援摩优秀分队称号。针灸医生李昌植医生2010年除获得 “援摩优秀队长”外,还获得援摩医疗队历年最高荣誉——全国援外医疗先进个人得到习近平主席接见,他在摩洛哥工作期间还针对当地常见疾病关节疼痛进行穴位注射。前任队长崔花顺医生,师承全国名老中医秦亮甫教授,秦亮甫教授还是名老援摩队员,于1979年参加过援摩医疗针灸工作。崔花顺医生将秦老的 “头八针”和现代电针仪结合在一起作为援外创新项目为摩洛哥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取得良好效果,她援摩期间撰写了《秦氏头八针在摩洛哥临床应用撷萃》论文并参加国际医学会议。崔花顺医生还为出访摩洛哥突然发病的中国副国级的领导人行针灸治疗,保障了代表团圆满完成出访任务,获“最美女医师提名”奖。岳阳医院的针灸医生李申,2006年参加援摩工作,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独立承担派出任务后的首批队员,为提高疗效,除了普通针灸外,还在简陋密封的诊室里耐心得为患者做温针、隔姜灸,收获患者一致好评,援摩工作让他静下心来对自己多年针灸临床经验进行总结与,为回国后形成自己针灸临床理论与行医风格打下了基础。

穆罕默迪亚援摩医疗队三位中医医生,全部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选派,设立二个针灸岗位,本批次由上海岳阳医院胡炳麟医生担任队长。胡炳麟医生系资深推拿医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运动队工作经历,他在摩洛哥从事医疗工作时,除了坚持推拿手法治疗外,还针对运动系统疾病配合快针治疗,极大地减轻患者痛苦,提高了治疗效率。潘云华医生,是三位医生里职称、年资最高的,虽然在国内是推拿医生,但在援摩医疗队里受聘针灸岗位,而且连续工作二个批次4年,与摩洛哥病人结下深厚的友谊,在摩洛哥最大的2M台实景采访里就有她在做针灸治疗的画面。针灸医生李连波,虽然年龄最小,但兼任海外临时党支部书记一职,仅凭三次针灸,就将一车祸造成失语的摩洛哥病人治疗好。

穆罕默迪亚援摩医疗队在援摩医疗队许燕玲总队长带领下,发挥中医团队优势,多次举办中医外宣活动,从卡萨讲到到拉巴特,听众面扩大,除了孔子学院学生、摩洛哥各界群众,还有摩洛哥官员、驻摩他国外交人员,来诊所要求进修的摩洛哥医生和要求治疗的病人纷至沓来,数量越来越多。为了适应摩洛哥人下午2点午饭的生活习惯,医生们缩短午餐时间,自觉增加一轮治疗,延长门诊时间是经常的事。分队医生还在完成援外工作之余,积极配合上海中医药大学开展摩洛哥中医合作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

中国援摩医疗队在摩洛哥有八支分队,其中三支队伍配有针灸医生。沙温队从1983年建队起,每个批次都设1/2个针灸岗位,本批次是由杨浦区中医医院洪强付主任医师担任。他除了为病人提供针灸、火罐治疗外,还做腕踝针等治疗项目,心悸、失眠、头晕、头痛效果非常明显。有位摩洛哥患者,因腰腿痛一直影响睡眠,晚上仅能睡3~4小时,洪强医生给他做了腕踝针治疗后,第3天晚上就睡得很好,在门诊接诊中,洪强医生有不少这种病人,腕踝针对摩洛哥患者的失眠有很好疗效,门诊护士接诊到失眠病人,第一时间就会推荐中国针灸洪强医生做腕踝针治疗。

阿加迪尔队从2017年起重新设立针灸岗位,虹口区嘉兴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针灸医生周敏杰恋恋不舍的告别才2岁的宝贝儿子,全身心的投入援摩医疗工作。很快一个焕然一新的针灸室再次出现在阿加迪尔,治疗时她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良好的疗效很快吸引了大批病人,她一个人忙着扎针、拔罐,午餐也在诊室解决,还收了摩洛哥中医爱好者做徒弟。诊室开张后不久,周敏杰就接诊了一位22岁严重痛经患者,考虑到患者因初次尝试针灸术,遂仅取关元、三阴交、足三里、合谷四穴,并在关元穴、足三里穴施加灸法二壮,余穴采用平补平泻法,留针三十分钟。患者在施针过程中无不良反应,自觉肚腹温适,患者第二天复诊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表诉月经已至,仅有一点点小腹胀。数年来她一直受痛经困扰,内服止痛片,效果不理想,现在仅靠几根细细的银针就能解决宿痛,与服药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了。周敏杰医生还细心叮嘱病人注意休息勿受寒凉,经期中再隔天施行针灸术巩固疗效,以期一劳永逸。

针灸具有效高、简便、无毒副作用的优势,不仅能治好,且不易复发,治标又治本,这就是传统中医针灸治疗疾病的神奇之处,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中国援摩针灸师们凭借祖先们留下的技艺,仁心仁术,大爱无疆,让摩洛哥人民有机会贴近并体验中医神奇的疗效,共享中医针灸这一全人类文化之瑰宝。